双石:亲历熊向晖之女PK李锐

意识形态的这种交锋,社会哪个角落恐怕真是避不开躲不掉啊!那就不如不躲不避,索性亮他一剑!P他一K!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fqxt.tw),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双石:亲历熊向晖之女PK李锐

前些日子在帝都盘桓了几天,意外瞅见了一台戏。

在帝都住熊蕾大姐家,闲聊时听她说起社区组织了一个纪念抗战的座谈会。那意?#23478;?#23601;是让社区里的老头老太太们,下一代的老年中年青年们,一起来说?#28010;?#36947;抗战那?#26198;?#30340;事儿,追一哈昔,也抚一把今,牢记历史,放眼未来……

这是好事儿,双某也很?#34892;?#36259;——不光是对话题?#34892;?#36259;,最主要的是对聊这些话题的人们?#34892;?#36259;:住这楼里的人儿按?#20064;?#22995;话?#30340;?#37117;是些大官或前大官——也就是“老革命”、“老资格”,他们或他们的后人们,对在社会上已经炒得沸沸扬扬的话题,都?#34892;?#21861;看法?观点是不是都一样?如果不一样,会不会在会上PK起来?……

——不好意思,双某这人心眼儿忒不厚道,就爱瞅PK的场面。

大姐说不会PK的,规定了每人的发言时间,挨个来,每人就5?#31181;印?/p>

双某心说:管他耶?还是得去瞅瞅——万一真有热闹瞅耶?

26日上午,双某跟大姐去了24?#24597;?#19979;的老干活动?#34892;摹?#19968;进门儿就很意外:大名鼎鼎的李锐李大秘,倍儿精神地坐那儿耶。听说这老先生99岁了,说话中气还挺足,社区组织者好象也拿他当个宝。

主持人热情洋溢煽情讲后,社区领导和组织者先后致词——多次提到李老先生与会很荣幸。

行礼如仪后,发言开始。

头一个发言的是江文的女儿。刚开始双某以为这位江文就是很著名的三局工作过的老红军,一听发言才知道这是一位同名同姓的老革命,抗战初投身革命的热血青年,当过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今年初刚去世。

接下来就是李锐发言。李老先生发言很有意思。

一开头,老先生说了两句与抗战有关的话:我是一二九运动武汉大学的“头头”,这院里的某某是武汉中学生的头头,彼此的情况都清楚云云。然后话锋一转开?#20960;?#25720;伤痕展览伤痕,诉说自己的?#37096;?#32463;历:延安整风审干审?#20439;?#24049;多年,庐?#20132;?#35758;那个反党集团成员个个都保留了党籍,唯?#24418;?#26446;锐最背时倒灶,开除了党籍不说,还下放劳动,遭罪啊遭罪,冤枉啊冤枉……

这话匣子一打开,就搂不住了——口水全喷在在“抗战”的圈儿外。

老先生还意犹未尽,又亮出了早准备好的一堆报?#21073;?#30597;瞅,这是《文汇报》对我的采访,这是?#22534;?#40644;春秋》登的我的文章……,这个这个,这个动作可就让双某太跌眼镜了,一?#20146;?#30340;不解也冲上了喉咙:老先生你好歹也是见过大世面大场面的人儿,庐?#20132;?#35758;十一届三中全会这种重量级会议你都是参加者,还出尽了风头,现在一社区级别的座谈会上,怎么还是这么按捺不住地显摆个没完没了耶?一大把岁数的人儿了,还这么怕遭人冷落,还耐不住寂寞?……

当然,这些话只能咽回?#20146;?#37324;——双某是观会者,不是与会者,没得发言资格的。

“你不要说了,赶紧下去吧!”熊蕾大姐猛然间冒了一句。

——得,这位可是有发言资格的,原本就?#25165;?#22312;第二个发言,结果李老先生临时插了进来。李锐显然没想?#20132;?#26377;人发难,一楞:“我?#24418;?#30340;发言权……”

“你早就超时了,现在该我发言了!”熊大姐毫不客气

——偷偷地说一句,俺可是头一次看见大姐这么有脾气!

这也难怪大姐有脾气,那些扯着喉咙喊民主自?#19978;?#25919;的,就真没几个有尊重他?#20439;?#37325;他人的意识!潜意识就认为讲?#25345;?#33021;属于自己

“你是什么人?”

耶——,他还来劲儿了?气势汹汹啊!

“我是这个社区的?#29992;瘢?#25105;当然?#24418;?#30340;发言权!”熊蕾大姐毫不含糊。

其实熊蕾大姐跟这位老先生是老相识:当年李老先生码出的许多文字,就是这位熊蕾大姐替他?#25103;?#35793;成了英文,才得以在大洋彼岸印刷成书走向世界的。后来李老先生反毛非毛的本来面目越来越露骨越来?#32467;?#23810;,熊蕾大姐与他之间的距离当然也就越来越来远了——有一次,熊蕾大姐到李家交译稿时,李老先生就指着她跟满座高朋们嚷嚷:“什么胸中自?#34892;?#20853;百万,还不是靠她爸爸把情报送出来……”,然而这样的轻薄之论无论是大姐还是熊老本人,都不会领情更不会受用。比如熊老就跟俺这个后生小子说过:我不过是在毛泽东、周恩来同志的领导下做过一些具体的工作……;熊大姐也忒腻歪?#34892;?#23186;体炒作什么“熊向晖救了党中央”……

李老先生口口声声“我对得起这个党了”,?#23548;?#19978;他空有九旬年齿,?#23548;识?#20105;的阅历却相当有限——他没有独立操作过军事斗争、群众斗争和地下工作,对军事指挥和情报工作的认知相当肤浅,甚至低于如今一大票高中生军迷:从来就没有什么?#40644;?#24773;报打仗打胜仗的军?#24405;遙?#20891;?#24405;?#24471;到的情报常常是五花八门甚至彼此矛盾的,这就是需要考验指挥员的判?#32842;?#21147;!情报只是采集素材而指挥则是创作和导演。否则怎么解释中央苏区后五次?#27425;?#21119;和长征初期军委二局的情况那么准确,却仍然要打败仗耶?为什么换个统帅就能游龙戏水哩?更何况,熊?#31995;?#24180;送出的是战略情报而不是具体的战役战术部署,带着党中央在陕北当诱誀的毛泽东面临的不可预测和未知和危机?#24405;?#20854;实是很多的,根本不是一纸计划所能全部包涵的……

熊大姐和李老先生你来我往PK上了,会场也热闹了起来。

“下去吧,你说些我们都知道,早听腻了,你就是个饶舌怨妇……”

?#34892;?#32769;头老太太跟熊蕾大姐叫好,鼓掌起哄,那意思就是让李老先生赶紧结束。

也有一些人很有爱心,祭起了“尊长”的道统要给李老先生撑腰:“他都是九十多岁的老人了,让他说完吧……”

从一般意义而言这个道统当然没得问题,可这个当口对李老先生这样的人亮出这个保护伞却是差点意思?#22909;?#27901;东同志是老人不?他老可是一百二十多岁的老人儿!李老先生卯足了劲儿拼命抹黑他诅咒他诬陷他的时候,可曾想过这个“尊老”的道?#24120;?#25243;开政治是非不言,就算他老对你“杀降不武”了,可他老不是对你还有过“知遇之恩”么?再者说啦,你这辈子,都是别人对不起你坑了你,你就没得对不起别人儿坑别人儿的时候?

“我是个网盲,知?#32769;?#22312;有很多人骂我。网上就有人骂我是汉奸……”老先生还是没完没了。

“差不多,我看你就是共产党里的叛?#21073;?rdquo;熊大姐不依又不饶,半点儿客气的意?#23478;?#27809;有。

李老先生看看再说下去也是没趣儿了,但要这么着停止叨叨又觉得不甘心,于是掏出一份简历来,要大家容他把简历念完。看到老先生这副模样,双某侧隐之心油然而生啊,那就是一个万分同情啊!想当年双某给老先生当粉丝的时候,老先生那风光有多大啊!老先生的文字,那就是一个洛阳纸贵啊!如今耶?竟然混得在一个社区都扯不起场子来了啊?这可真是造化弄人,风水倒转了啊……

李锐大声念完简历后,大姐发言。大意是:我是熊向晖的女儿熊蕾,我父亲也是一二九时期开始追随党的,后?#35789;?#20826;的?#25165;?#21040;胡宗南身边工作,亲历和见证了国民党反动?#19978;?#26497;抗日积极反共的历史,也亲历和见证了中国共产党人在敌后坚持撑起半壁江山的历史,这无疑更加坚定了跟党干革命的信念。事实证明,中国共产党人不愧为全民族抗战的中流砥柱!如果我父亲当年在延安参加整风,也极有可能成为”抢救对象“,但这是支流,诋毁不了延安整风作为马列主义思想教育运动的伟大意义。蒋介石就对我们党的整风运动十分佩服,败到台湾后还把整风文件发下去学习研究。而我父亲亲身经历,也证明了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人的英明。现在社会上有人对共产党人中流砥柱的作用说三?#28010;模?#23601;是因为我们党内有一些叛徒在丑化和颠覆党的历史……

因为另?#24615;?#20250;,大姐发言还没完,双某就离开了会场。

后来的事儿,听大姐说是这样的——

她发言快结束时,李锐终于认出了她来。为表示长者风度,李锐主动伸出?#35789;?#26469;要跟她握手:你那会儿经常来我家,挺遵重我的嘛。可大姐握着手嘴上也不饶人:你反毛非毛我就不能尊重你,因为这是政治背叛?#24418;?hellip;…

这话俺很认同:政治是非是大原则,你李老先生?#28909;?#35748;为共产党这么万恶,为嘛不一退了之耶?是不是舍不是这离休干部待遇?——前些日子看老先生的一篇文字,口口声声“我对得起这个党”,真是倒胃啊!你有啥功?#29420;?#23601;对得起这个党了?不就是耍过几下笔?#20439;用矗殼峥?#19981;?#23781;?#21834;,浅薄不浅薄啊?再者说啦,这个党被你说的这么万恶,你还对得起他,你不也是一万恶者么?……

这事儿还没完。

第二天,楼里有俩老太太找上门来了,都是楼里住着的老革命老资格。俩老太太一见着熊大姐就叫伸出大拇哥叫好,连说很解气很解气,你说得太好了!这个李锐我们早就瞅他不顺眼了,倚老卖老胡说?#35828;溃?#23601;是一叛?#21073;?#20320;以后再扩大范围,多给大?#19968;?#20799;讲讲……

社区微信群里,也是讨论得热火朝天,明显分作两个阵营。

双某认为,这是好事儿!天大的好事儿。

意识形态的这种交锋,社会哪个角落恐怕真是避不开躲不掉啊!那就不如不躲不避,索性亮他一剑!P他一K!

【双石,察网专栏学者,新华文轩出版传媒集团编辑、计算机高级工程师,著名军/战史研究专家。本文察网首发于2015年8月30日。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34892;?#24744;的支持!
您的打?#24466;?#29992;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李锐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   收藏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