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下)

人类社会的生产方式难道是一个永恒不变的范畴吗?如果承认生产方式是一个历史范畴,那么,有什么理由断言“正常社会”的衡量标准只能是“私有制”呢?根据历史唯物主义的逻辑,“正义”、“公平”这一类所谓“正常社会”的合理性标准,其实并不具备任何真正的权威性和永恒性;“正常社会”的永恒标准只不过是意识形态的幻想,不同的个人和?#20934;?#37117;在这?#21482;?#24819;中投射着他们的利益、愿望与幻觉。可见,用“某某制”作为“正常社会”的衡量标准,不过是人们对既定社会物质生产状况的肯定性评价而已。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fqxt.tw),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赵磊:“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下)

(七)屁股和脑子

历史知识为啥重要?因为它是正常地理解“正常社会”的基础。如果连起码的历?#33539;?#19981;知道,所谓的“理解”又从何说起?遗憾的是,很多口口声声“正常社会”的人压根儿就不知道历史为何物。

当然,有了历史知识,也未必能够“正常”理解。同样的历史,不同的人往往会有不同的评价,这叫什么?这叫“屁股决定?#28304;?rdquo;。

我举一个案例。

拙文《“?#20934;?rdquo;是马克思的幻觉?#20426;?#34987;转发后(《察网》首发),有来自湖北的以一大堆英文?#22336;?#21629;名的网众,在拙文下面重复跟帖:

【“说白了,?#20934;洞?#19981;存在,和‘至今一切历?#33539;?#26159;?#20934;?#26007;争的历史’的完全是两回事,差着十万八千里。一百七十多年了还没有长进,这个贴子也一样,似乎只要说明?#20934;?#21644;?#20934;?#26007;争存在就能证明‘由此生发出来的?#20934;?#26007;争构成了数千年以来人类文明史的主线’,在这十万八千里上没有任何论证,这完全是脑子进水了。(实际上也不可能论证,这根本是扯淡)。”】

对于跟帖的这位“脑子进水了”加“扯淡”的指责,我的回答如下:

(1)在《共产?#25215;?#35328;》中,马克思恩格斯把几千年以来?#20934;?#31038;会的历史浓缩成了一句话:

【“(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33539;?#26159;?#20934;?#26007;争的历史”。】

你指责这个观点“没有任何论证”,纯属装13。几千年以来?#20934;?#31038;会的真?#36947;?#21490;就是最好的论证,你还要什么论证?几千年的史实就摆在那儿,你不识字吗?

(2)鲁迅说: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22336;?#37324;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鲁迅把旧中国的历史概括为“吃人”,你是不是还要让鲁迅亲?#24895;?#20320;读读历史上是怎么“吃人”的吗?你以为你是谁?就算鲁迅爷爷同意给你讲讲狼子村的“吃人”故事,你有胆儿听下去吗?听完故事你还能睡得安稳么?

(3)口口声声“论证”这个,“论证”那个,就这历史知识,还论证个TOU啊!自?#21512;?#35835;读历史好了。通史你就免了吧(估计你也读不懂),你就把你“一百七十多年还没长进”的断代史好好扫一下盲。什么?你不懂?#38590;?#25991;,?#37096;?#19981;懂大部头的历史书?瞧您这点出息,那?#25237;?#35835;我写的白话文:《读了<通鉴>才知道,旧中国的常态是“吃人”》。如果连这篇白话文也读不懂,那就不是你说的“脑子进水了”,而是“脑子进shi了”。

(4)你读过很多很多历史?是我冤枉了“有知识”的分子?果如此,那你这些历史算是白读了。这跟“脑子”无关,而是跟“屁股”有关,也就是跟读史的“眼光”有关。比如一部《红楼梦》,“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你非要从?#20934;?#31038;会的历史中读出“淫”,读出“绵绵”,读出“锦衣玉食”,读出“世外桃源”来,那就是鲁迅所说:

【“只要?#27704;?#22914;此,便是宝?#30784;<词?#26080;名肿痛,倘若生在中国人身上,也便‘红?#23383;?#22788;,艳若?#19968;ǎ?#28291;烂之时,美如乳酪’。国粹所在,妙不可言。”】

(5)如果你非要“红?#23383;?#22788;,艳若?#19968;ǎ?#28291;烂之时,美如乳酪”,视旧中国的历史“美如乳酪”,那你就继续“妙不可言”地嘬吧!总之,站在剥削?#20934;?#31435;场去读历史,你看到的必然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历史,是“地主老财?#26102;炯已?#27963;?#25237;?#32773;”的历史,是“精英创造世界”的历史。你就必然会把黑的说成白的(即你所谓“说白了”云云)。只有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去读历史,你才能看到“人民创造世界”的历史,才能看到“?#20934;?#26007;争”的历史。很遗憾,这“历史唯物主义”的高度,你恐怕是够不着了。

(八)“正常社会”是历史范畴

讲了历史之后,我必须讲讲马克思主义的逻辑。

那么,在马克思主义的逻辑中,究竟什么才是“正常社会”?究竟什么才是任何社会都一致认可的“政治正确性”呢?对此,马克思有一句名言:

【——“权利永远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任何社会的权利以及与此相关的“正常”标准,都是既定的社会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的产物。

因此,所谓“正常社会”,不过是一个历史范畴而已!

换言之,马克思?#27704;?#19981;把“正常社会”永恒化。“正常”是暂时的,否则,若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已经“正常”了,何来?#26102;?#20027;义的进步和发展?若?#26102;?#20027;义社会已经“正常”了,人类社会从此就不再进化和发展了么?

比如,如果按照奴隶社会已经习惯的“正常”标准,奴隶主对奴隶享有的各种权力(比如“人殉权”、“初夜权”,以及对奴隶身体的各种处置权),就是“正常社会”天经地义的标准。奴隶社会的“学者”、“教授”、“专家”向世界宣告:“正常社会”永远不应当有?#25237;?#32773;的人权。按照这样的逻辑,今天社会存在的少数“奴工”?#24405;?#23601;是“正常”的社会现象,就不应当遭到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更不应?#22791;?#20104;法律的严惩了。但是,我们今天绝不会容忍这些所谓“正常”的社会现象,因为这些在奴隶社会是“正常”的现象,在今天已经成为“不正常”的现象。

由“正常”到“不正常”的变化,其中的逻辑原本不难理解。可是“正常先生”们就是转不过这个弯儿。比如,有人在拙文《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上)》后面跟帖:

【“文章大错。不看历史潮流。当今国家大部份没有公有制存在的基础思想和社会道德。”】

为什么当今社会缺乏“公有制的思想和社会道德”呢?只有马克思主义对此作了科学回答。对于资产?#20934;?#21475;口声声的“永恒正义”或“天然正义”这一类“正常社会”的衡量标准,马克思主义早就给予了无情的批判和?#34915;丁?#27604;如,在谈到“正义”这个所谓“正常社会”的衡量标准的时候,马克思恩格斯说:

【——“只要与生产方式相?#35270;Γ?#30456;一致,就是正义的;只要与生产方式相矛盾,就是非正义的。在?#26102;?#20027;义生产方式的基础上,奴隶制是非正义的;在商品质量上弄虚作假也是非正义的。”】

——所谓“正义”,“始终只是现存经济关系的或者?#20174;?#20854;保守方面,或者?#20174;?#20854;革命方面的观念化的神圣化的表现”。

问题在于,人类社会的生产方式难道是一个永恒不变的范畴吗?如果承认生产方式是一个历史范畴,那么,有什么理由断言“正常社会”的衡量标准只能是“私有制”呢?

根据历史唯物主义的逻辑,“正义”、“公平”这一类所谓“正常社会”的合理性标准,其实并不具备任何真正的权威性和永恒性;“正常社会”的永恒标准只不过是意识形态的幻想,不同的个人和?#20934;?#37117;在这?#21482;?#24819;中投射着他们的利益、愿望与幻觉。

可见,用“某某制”作为“正常社会”的衡量标准,不过是人们对既定社会物质生产状况的肯定性评价而已。

顺便提个醒:马克思主义的逻辑与真实的历史是相互一致的。如果有人不服气,那就请你把各种理论与真?#36947;?#21490;做一个对比吧。

(完)

【赵磊,察网专栏学者,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博导,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34892;?#24744;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   收藏本文